您的位置: 昌都信息网 > 时尚

天涯牡丹皇后杯征文牡丹飘香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7:52:25

这是个收获的季节,村子里到处都是金黄的玉米,或堆在院落,或摞在房顶,或放在宽敞的马路旁。整个村子简直成了玉米的世界,金色的海洋,那黄橙橙金灿灿的玉米棒子到处可见,羡煞眼目。  一座普通的农家院,丝瓜和南瓜爬上了屋顶,黄的南瓜,绿的丝瓜,吊满了干枯的藤蔓,无情的秋风把叶片变成了枯黄,有气无力地残喘着不肯落下,只有成熟的果实还结结实实地生长着。院落的两侧是郁郁葱葱的牡丹,虽然枝叶繁茂,但早已没有了花的踪影,牡丹花开在5月正浓,花开时节满园飘香,就连整个村子都能闻到花香,那个时候,村子大姑娘小媳妇都喜欢来院子里赏花,大家称这是村子的牡丹园,称女主人李香为牡丹仙子,李香也和这牡丹一样,被村民们欣赏着,喜欢着,爱戴着。  夕阳下的小院,被红彤彤的天空染成了红色,和金黄色的玉米反射出的光和谐地融合在一起。洒在院子里,也洒在忙碌的院落主人的身上。公爹和儿媳李香正在围着堆成小山的玉米棒子搓玉米。  “李香,和你商量件事情。”公爹边搓玉米边说。老人过了花甲之年,已是满头白发,但身子骨还硬朗的很,能帮着李香干庄稼活。  “啥事,爹,你说吧!”李香看了一眼公爹,只见他头也没抬,一直干着活。  “隔壁李婶想给你找个婆家,家庭条件很好的,因为女的常年有病,身边并无孩子,去年她病逝了。这男的在建筑工地上班,据说每月能挣五六千呢?”  李香抬头看了一眼公爹,看到他脸上的皱纹又多了几道,仿佛岁月的沧桑都刻在道道皱纹里。本来就瘦的公爹越发干瘪了,李香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爹,我走了你咋办,娘去世已经好几年了,你为何一直不找个老伴呢?”  “我找老伴容易啊,可是我舍不得两个孩子,怕找了老伴对咱孩子不好。现在老伴去了,儿子去了,这俩孩子就成了我的命根了。”老汉说着眼里流出了两行泪。  “爹,你别这样。”李香说着从兜里掏出卫生纸递给公爹。老汉示意不要,用他那粗糙的手一边抹了一把,然后往衣服上蹭了蹭,紧皱双眉,咬了咬嘴唇,用力克制了自己,然后对李香说:如果那个男的你能看上,就嫁给他吧,你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还要照顾我这个公爹,太苦了。  “爹,你别激动,让我好好琢磨琢磨。”李香是在安慰公爹,也是在安慰自己。“这是我们家的大事,让我好好想想再答复李婶,说实在的,小宝走了一年多了,至今我还真没考虑过再嫁的问题,以前也有好心人劝我改嫁,但我心里放不下小宝,十年的夫妻了,怎么能说忘就忘呢?”李香漫不经心地说着,心里似有一肚子苦水,但她不能跟公爹说的,再苦再累也只有自己承担了。小宝走了,天不能塌,还有两个孩子需要照顾,李香明白自己肩上胆子的分量。  晚上,李香安顿好两个孩子睡下。从镜子里凝视着自己,她觉得爱人小宝走后,她瘦了,瘦的不仅仅是外表,心也瘦了。以前心里装的都是小宝,装得满满的。他走了,心空了,没有了期盼,没有了希望,一丁点都没有了,因为她明白,小宝是不会再回来了。心里瘦得瘪了,只有一腔的血液在流淌,那是为了孩子们流的,没有了任何牵挂和思念。人们只看到她消瘦的脸,可有谁懂得她收缩的心,那种感觉只有漫漫长夜知道,只有墙上的时钟知道,只有自己知道。她想小宝,那是肝肠痛断的想念,她恨自己,怎么就没有挽留住小宝呢,竟然让他从她身边悄悄溜走,溜到了另一个世界。就像时光,走得那么无声无息。她细数着眼角的细纹,那些只有自己才能看得见的细纹,她明白,那不是岁月的沧桑,那是对小宝的怀念留下的印记,并且一年一年的在增多。她清楚除了怀念小宝外,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想起小宝,想起小宝对自己的种种爱,种种好,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句话每一件事她都牢牢地记得,并且记得清清楚楚,仿佛刻进了大脑的沟沟回回,形成了不朽的记忆。  她拿起二女儿的两条裤子,裤子是开档的,她一针一线地缝合着,想变成死裆裤。天渐渐凉了,怕小孩子穿开裆裤冷。缝制好了两条裤子,她收拾收拾也躺下了。这时墙上的挂钟敲响了10声,劳作了一天,躺下才觉得浑身肌肉酸疼,时间不长便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香,给你我刚从架上摘来的葡萄,是二姑家院子的葡萄,这个时节正是葡萄收获的季节。”  个子不高,瘦瘦的很精神的小宝出海回家了。他兴致勃勃地拿着一兜子葡萄走到正在洗衣服的李香身边说: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正好对着月亮吃月饼和葡萄,下午我去商店买2斤月饼回来,爹一斤咱留一斤,过中秋夜。  小宝那本来就小的眼睛笑得眯起一条缝,他每次出海回来看见李香都是这么高兴,好似积攒了一船的话,回家一股脑倒了出来。李香也喜欢听小宝的讲述,听他讲船上发生的趣事,讲男人们在一起讲的黄色笑话和故事。只要小宝一回家,这个家就立即沸腾起来,大闺女8岁了,见到爸爸回来,缠着爸爸讲故事,没完没了。小女儿还在襁褓中,却喜欢小宝抱她,每次哭的时候,只要小宝一抱她就不哭了,李香总是无奈地说:这个丫头就是和你投缘啊,每次你出海她都要哭几声,那才怪呢,一个还不到一周的孩子怎么知道你要出海呢?  李香平时话特别的少,只是埋头干活。所以小宝不在,家就显得很安静,死气沉沉得没有生机活力。以前婆婆在世的时候,总是听见婆婆的唠叨声,和她对狗的唤声,两年前婆婆突发脑溢血,走后家里就变得死一般沉静,就连那只大黄狗都很少叫了。大女儿和李香一样,也是少言寡语,公爹只会干活不会说话,和家人说的话总是少之又少。  “香,八月十五是咱俩结婚十周年纪念日,咱好好庆祝一下吧!”小宝一边洗着葡萄一边兴奋地说着。  “庆祝啥啊!娘刚走两年,心里还没放下呢。以前你出海了,有娘作伴,习惯了她的唠唠叨叨,如今娘走了,院子里没了声响,我和爹都是话少的人。唉!从你出海一走啊,我就盼着你回!”  “好吧,不庆祝就不庆祝吧!我听你的,老婆大人。”小宝无可奈何地做了个鬼脸,却逗得李香大笑起来:你啊!不是小宝是活宝,都三十岁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的顽皮,真有你的。李香边笑边摇头,小宝这一回家,李香话也多了,人也爱笑了,就连公爹脸上的皱纹都抻开了。  中秋夜,李香在院子里放上了圆桌,摆上了月饼和葡萄,还有苹果和茶水,一家子围坐在桌子旁,边吃月饼边赏月边聊天。  “爸爸,你给我讲个美人鱼的故事吧!你出海是不是经常和美人鱼在一起呢?妈妈说,爸爸出海打渔很辛苦也很寂寞的,夜晚有美人鱼陪着爸爸就会很高兴,是这样吗?”女儿英子缠着小宝讲故事,李香目不转睛地盯着女儿和小宝,公爹边吃着月饼饮着茶水边看孙女撒娇的样子,看在眼里,爱在心上。  月光如水一般,静静地照在这个农家庭院,照着这快乐幸福的一家人。  看着全家人这欢乐的时光,老汉想起了死去的老伴,禁不住自言自语:他娘啊,如果你还活着,一定又会在这个团圆的夜晚唠叨几声,你那没完没了的唠叨家人是多么的怀念啊!如今我再也听不到你的唠叨声了。  借着月色,李香看到了公爹脸上的愁云,她明白,这个时候,公爹一定是想婆婆了,她拿了一串葡萄走到公爹的身边温和地说:爹,你看今晚的月色多美啊!你要高兴点,来,吃葡萄。这个时候,英子也跑了过来,小手拉起了爷爷粗糙的长满老茧的手说:爷爷,我们做个捉迷藏的游戏吧!我猫了,你捉我好不好?  爷爷忙起身说:好好,英子说干啥就干啥。  “那爷爷你先坐下,蒙住眼睛,不许偷看啊!我说好了,你再找。”说完,她那稚嫩的小手拉起爷爷粗大的手让爷爷蒙住双眼,然后飞快地跑到爸爸身后蹲了下来,喊道:爷爷——好了。  爷爷一眼就看到英子的藏身之处,但还是假装没看到,起身寻找起来,边找还边说:英子,你猫哪里去了呢?我看看门后有没有啊?门后没有;那我看看桌子底下有没有啊?还是没有。那你去哪里了呢?这个时候爷爷一弯腰突然放了个响屁,逗得英子立即哈哈大笑起来:爷爷,这个不算,谁叫你放屁那么声音大呢,我憋不住笑了你才找到我的。英子撒着娇,李香和小宝被这祖孙俩的游戏逗得前仰后合。    凌晨2点多钟,家人都在熟睡,小宝觉得胸口压得慌,闷得出不上气来,口渴的很,想起身喝水,但浑身乏力,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感冒了,轻轻地拍了李香一下:香,你醒醒,给我倒杯水好吗?我怎么一点力气也没有呢?  李香醒来摸了摸小宝,浑身是汗,急忙起身给他倒了杯水,小宝一饮而尽,觉得舒服了些,对李香说:没事,我身体这么好,病不倒的,好像是感冒了,浑身乏力出汗,睡一觉就好了。  小宝平时很少感冒,或许是偶感风寒,也没当回事,就躺下又睡了。  小宝喝了杯水,开始觉得好些,过了一会觉得上腹部有些疼痛,接着就是胸口处,他感觉自己一点也不能动了,想招呼李香但怎么也发不了声,他在熬着天亮,或许天亮就好了,迷迷糊糊也没睡着,两个小时后,他觉得胸闷的实在喘不过气来,就拼足了力气想喊李香。李香是睡觉很快的人,躺下就睡着,睡着了像死狗一样,睡梦中仿佛小宝在叫她,但又听不清楚他叫的是啥,以为小宝在说梦话,又睡着了。  早晨醒来,李香见小宝还没醒,以为他感冒没好,想让他多睡会,自己悄悄起身做早饭。等饭做好了回到屋里叫小宝起来吃饭,但喊了几声小宝没应声也没醒。李香觉得不对劲,平时小宝睡觉很轻,早晨从不睡懒觉,即便是昨夜没睡好,一招呼也可以醒来的,她边叠被子边用脚趾去碰小宝的脸,这是她平时喜欢和小宝逗着玩的举动。但当她脚趾接触到小宝脸颊的时候,突然猛地抽了回来,她感到一种冰凉,本能地反应放下怀中正在整理的被子,用手去抚摸小宝的脸。此时她才发现小宝已经没有了气息,脸冰凉没有了温度,又用力摇晃了几下,小宝,小宝,你醒醒……  她吓坏了,连鞋子都没穿,撒腿就跑,跑到村东头公爹住的地方。这是三间很旧的房屋,是小宝父母居住的地方,为了给小宝娶媳妇,父母省吃俭用用积攒的钱盖了三间新房,就在村南,两家的房子相隔一二百米。老人觉少,早早地就起来收拾院子,每天都是把院子收拾得干干净净,然后过李香那去吃早饭。  李香看见公爹在扫院子,失声叫喊:爹,快走,小宝大概出事了?  正在扫院子的公爹见李香失声叫喊,又见她衣冠不整赤脚跑来,知道事情不好,二话没说放下扫帚跟着李香一起跑……    小宝,小宝……李香做了一个梦,梦见小宝回家了,她扑向了小宝怀里,泪如泉涌。她从睡梦中醒来,从枕下拿出小宝和她的结婚照。自从小宝突患心肌梗离开后,她就把他们结婚照悄悄从墙上摘了下来,压在了褥子底下,睡觉的时候就枕着睡。睡前和小宝唠叨下家里的情况,醒来,摸着小宝的脸颊暗自神伤,想着和小宝在一起的那些快乐的日子,只要看到小宝那张眯眼的笑脸,李香就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不管多苦多累,只要小宝一回家,她就把一切抛到九霄云外。可没想到小宝那么快就去了,临走除了给他倒了杯水,没有听到任何话,她一直后悔,怎么睡那么死呢?怎么不知道小宝的动静呢?他一定很难受,一定想叫醒我,可是我却像个死狗一样地酣睡,错过了和小宝说话的时候。  小宝,你走了已经一年了,你知道吗?这一年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世纪,我从没有觉得时间会这么漫长,我在这漫长的路上走着,步步维艰,虽然家里的活计有咱爹和我一起干,但毕竟爹一年比一年老了,我要照顾两个孩子,还要照顾爹的饮食起居,晚上连个说话的都没有。小宝,你知道日子过得多难吗?以前你出海的时候,也是不在我身边,但我从没觉得日子难过,因为你在我心里,你可以随时回来。可如今,你走了这么久了,何时才是你的归期呀!  爹昨天说,隔壁李婶要给我提亲了,可我不想走,我不能丢下爹身嫁他乡。找个人是好,可以照顾我,照顾孩子们,但是,爹会孤单的。我不忍心,我也舍不得。我想好了,明天我就去告诉爹,以后如果有介绍对象的,就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必须接受公爹,我、女儿和公爹是一家,不能分开的,如果不嫌弃才可以往下谈。  李香抚摸着小宝,唠唠叨叨说了那么多。小宝,我的决定你一定会同意的。    早晨,李香刚刚收拾完屋子,隔壁李婶就过来了。  李婶是大嗓门热心肠的农村妇女,人送外号“小喇叭”,不仅仅是她说话嗓门大,更主要的她是村里有名的长舌妇,用她那小喇叭传递着张家长李家短的闲言啐语。本来很讨厌的,但因为她的热心,左邻右舍只要有用的着她的时候,她会不辞劳苦尽最大力去做,尤其是婚丧嫁娶,她是里里外外一把手,帮着张罗的很到位,所以村里人还都很感激她。李香婆婆在世的时候她是家里的常客,只要走进大门就能听见她的声音,也就知道她在和婆婆呆着说闲话呢。  李婶托着肥胖臃肿的水桶似的大肚子,咧着大嘴,一进门就喊上了:李香吃早饭了没?  听见李婶说话,李香忙出来说:李婶来了,我家刚吃过饭了。快进来吧,秋凉了早晨还挺冷的呢! 共 16596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钙化
昆明治疗癫痫医院哪好
云南小儿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