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都信息网 > 时尚

柳岸这一场驾考的劫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0:20:16

一大早,那个叫玲的女人又击鼓了。  算上这次,已是第三次喊冤。  第一次,是搬来这个重泉古镇不久。我们一行人刚安顿下来,大家就争先恐后诉落实情。  不过,多数不是告村霸痞子,就是告皇亲国戚。对于大家的抬爱和信任,包大人和公孙大人一概给予公正的评判。  而临镇这个玲,和大家有所不同的是,她告天庭的千里眼和顺风耳,还告一系列的无名鬼怪。告的内容大致是:驾考期间,千里眼和顺风耳一再的使绊,鬼怪也凑热闹阻扰,致使她花钱比人家多一半又几度奔波劳累。  对于这样纯虚乌有的事,公孙大人以前往往一句:“有证据吗?”就将对方反问得哑口无言。  可玲非但不走,且执拗地追问:“难道堂堂包青天枉有虚名?抑或和天庭官官相护?”  包大人当即就沉下黑脸,继而吩咐一旁的公孙先生:“接下此状!”  我赶忙近上前,从玲的手里接过满腹委屈。  玲的无限不满是:千里眼在她考科一时,故意把她手指的斗改成簸箕,导致她狠劲摁了七八次验证器,指纹也没录上。这也就罢了,到了科二,倒库特强项的她,居然被顺风耳稍微拉了一把方向盘的挂在B库上!就这她仍然不计较,没料到,第二次补考,预报本来说,晴转多云,谁知到她身上,倾盆大雨,还让她从半坡后溜到坡下!害得同一战壕的学员们误会,连教练也说她不认真细心。  玲停顿一下,接着说:“若这样,即便她本事再佳,也恐怕过不了关。”最后,玲说:“她也不要什么结果,就是想让大人还她一份清白。不然,她气愤难平。”  大人初听时,还觉得玲有点小题大做,当他一一听完,脸色越来越难看。  不等他将目光转向公孙先生,公孙先生已经接上了话题对准玲:“你先回去吧,等我们调查清楚了,一定给你个交代。”  玲这才感激地说了一声:“谢谢大人。”随之扭头离去。  玲走后,包大人问我:“展大人,你怎么看?”  我说:“天庭本该不归我们管辖,而这个玲,绝对不是空穴来风。暂且不提她这几次考得有多费劲,只以后她的考试便成了问题,这个事情令大家心里都没了底。”  公孙先生点头附和着说:“有道理。”  包大人思忖片刻,随即指示:“那就彻查到底吧!”  我带着张龙赵虎,先去了科一的管理室。负责监控的工作人员回忆说:“那个玲是第一批第一个进入考场,期间因指纹有误,耽搁了四个小时,最后还是下班时间到了,她才迫不得已离开教室。且得了恰好合格的九十分。”  再见到了科二的教练。他坦诚告知:‘那个玲是学得不错,除了半坡起步有点不得手,其他项目没得说。"  当我们问到考时的状态,教练话题变了,且十分感性地说:“她肯定马虎粗心,要么情绪紧张发挥不好。”问及和她一起练车的学员,大家的结论一致是:水平棒棒哒。就是不知咋的,总考不过。  马不停蹄去了科二考场。接待我们的是校长,问起这种情况,他特中肯地说:“凡事无绝对,七分技术,三分运气。”  包大人和公孙先生皆赞成技术和运气相结合这点。于是如实相倾,玲却一点也不认可。她说:“不求好运气光顾,但愿鬼怪别搅合就行。”  包大人这下真的生气了,他说玲:”你仅考了两次,就这么颓废,照这样,那些考五次的人都不活了!“  岂料,玲毫不示弱,她尽量抑制住不悦说:“包大人,要是下次还磕绊,你给我承担责任吗?再者,机会有限,若暗地里还给我使坏,别说是五次,就算给予十次也不够考。”  包大人刚要厉声训斥,公孙先生及时站出来了:“这样吧,你再考一次,若这次有啥差池,我保证去天庭给你论理。”  玲依然气咻咻,却碍于公孙先生的温情,只得顺茬而下。  大厅中央,包大人踱来踱去,我也没别的好法子,还是公孙先生提议说:“去南海找观世音菩萨,询问一下有何不可?”  包大人极不情愿,我就趁此说:“那等玲这次考完再做打算?”  三个人终于睡了个安稳觉。  玲此番的恼怒比以往多出几倍。亏得包大人不在,否则有得苦头吃了。  她一进来,就两眼瞪圆质问公孙先生:“你还替民女做得了主么?”  公孙先生一看是恶果,顿时问玲:“那个环节出错了?”  玲说:“打火三次未着,等着了,却超时。另一个是,直角拐弯压线,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  公孙先生感到事态有点严重,就对玲承诺说:“给他一天时间,他一定带消息回来。”  玲满怀敬意作了个揖,跟着投去感激的眼神。  必须奔赴天庭一趟了。包大人安排我陪公孙先生前去。  菩萨永远都是笑眯眯的仁慈样。得知我们的来意,她先给我们打开了玲的命盘:“玲本是一条蛟龙,可惜生在六月,因此,被困在岸边。加上她是午时生,不仅弱的坐到了绝地,且逢鬼怪放假。就这她还无所顾忌地将人家扶上马,且送一程,所以,人家跑到头了,她的步子越拉越远。上次考完失利后,途中其实捡拾到了一枚金戒指,完全够下次补考费,她呢,毫不犹豫地归还失主了,却不知惹怒了财神爷。试想一下,财运都送到你手里了,你非要拒绝,还嫌弃倾盆大雨?当然得好好惩戒一下了。”  “再说这次。到考场之前,一切安然无恙,她却在附近的墓地边钩槐花。墓中有个小鬼因清明没有抢收到纸钱,戾气特重,正无处发泄,她难免赶上了。那天,又是她婆婆的祭日,她不提前上香祷告安抚,无疑激起了老人家的积怨……”  怎么走掉的,我没印象了。我只记得公孙先生黯然神伤地问菩萨:“玲注定死路一条么?”  菩萨说:“天机不可泄露,一切得看玲的造化。”  包大人实在忍不住了,他将矛头对准公孙先生:“这个玲,是着实可气,她不懂得分福散财的主要性吗?但也不能这样毁灭,否则,以后谁敢继续无私善良,谁又敢将努力当作毕生的目标?”  公孙先生示意说:“得为玲化解一下。”  包大人满怀期望地看着我:“展大人,你去请我的挚友钟馗道长帮下忙吧?”  玲再次约考。早上七点多,我就和钟馗道长固守在考场边。临走前,包大人发话了:“就冲玲争气有心劲这点,今个不管发生什么,让她过也得过,不过也得过!”  钟馗道长果真名不虚传,那些鬼怪一看是他老人家把关,一概逃之夭夭了。我丝毫不能大意,我怕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倒不是恐惧,是这次已是第四次,总不能让玲考第五次。要是真作废,我咋交代?  开考了,学员们一个个上了车,玲排在十五号车。那辆车虽不是多么好,却也不差。以玲的能力,应该能过。就在我暗自庆幸的时候,钟馗道长突然大叫一声:“不好!”  我忙问:“怎么了?”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见玲脸色蜡黄,且捂着肚子。原来钟馗道长曾收虏一个厉鬼时,那个双胞胎的弟弟也未能幸免,这次,纯粹的报复来了。玲昨天模拟,喝了点水感觉肠胃不舒服,没想到,这会难受得几乎要晕厥了。  我抽出剑,却不好下手。钟馗道长更是心急如焚。包大人和公孙先生,也跟着捏一把汗。  玲却强挤出一丝笑,且做了个不要紧的手势说:“别担心。”  钟馗道长和我爱莫能助,只好暗暗给玲鼓劲。坡下有一处坑洼,那双胞胎弟弟肆意虐待玲了,玲招架不住,灭火了。扣十分。玲不甘心,她承受着巨痛,再次向半坡冲刺。那弟弟岂能饶恕?他一个跟斗,搅的玲将点打歪了。那弟弟顷刻高兴的手舞足蹈,玲却做了个胜利的剪刀状。  原来,那弟弟只顾破坏点,玲却抓住了边线的十分!  我和道长稍微舒了一口气。那弟弟还想撒野,道长就软硬兼施说:“有什么仇恨冲我来,执意不回头的话,莫怪我手下无情!”  玲虽没得满分,却以六分钟一圈的速度被包大人点赞,道长尽管虚惊一场,却也欣慰万分。我和公孙先生更是悲喜交加。  歇息了多半年,以为玲早拿到证了。  她却在这个大清早又找大人,这让我们该做何感想?  包大人得知二郎神变作狗咬了玲一口,且在直线行驶中被哪个鬼怪使了障眼法,眉头再次皱紧。  玲这次率先愧疚地说:“她是不该在科三第一次考时借用好友的运气弄虚作假,也不该在第二次考时置之于她的对门老夫妻亡故不管不顾,事后,她也得到了没过的报应。但她在老公大病来临,毅然放弃了改革前的那次简考而精心伺候。也在老夫妻下葬后做了相对应的弥补,若是她的诚心和忏悔感动不了天地,那么,何不让她回到行尸走肉般的堕落状态?”  “还有,她和二郎神一向没什么过节,何以针对无辜的她?”  包大人沉不住气了,他问公孙先生:“有何高见?”  公孙先生说:“玲的父辈是栽了点福田,却已被家中其他人享用完,玲的五行是不缺,却也不旺,这时候,鬼怪偶尔侵袭,也在情理之中。  至于二郎神么,也许是认错人了。对了,你那天穿什么衣服?”公孙先生由不得问玲。  “白色。”玲答。  “这就好了,二郎神有个妹妹,经常身着白色。这次兄妹为了点小事闹别扭,大概没看清,把你当他妹妹无意损伤了。”  解开了玲的疙瘩,轻松许多。包大人仍然无法丢下,他说,“玲是个聪慧的女子,却也是个不幸的女子。”  公孙先生说:“绝处逢生。只要玲坚持到底,驾照终会拿得到手。”  我没说什么,正欲悄然往外走,包大人和公孙先生异口同声问:“展大人,准备去哪里?”  “去观望玲第三次咋样考,到时看能否助上一臂之力?”我回眸一笑。  “好。愿你全力以赴,也希望玲再接再厉。”包大人和公孙先生双双殷切地嘱托。 共 349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哪家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癫痫病患者的安全是一个大问题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