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都信息网 > 科技

写作者

发布时间:2019-07-13 19:36:26

树叶在风中摇曳。这是一个秋天。

我还来这里做什么呢?我并不知道。在萧瑟的秋风中,我独自一人伫立着。

还是那几片树叶,在风中摇摆不定。我在树下踱步,怅然迷茫。

于是我索性不再停留此处。我走了。树叶依旧停留在那儿,在风中摆动摇晃,却始终掉不下来。

意外的是,她从我对面走过来。(我看见她了,于是)我问她:“没想到你还会来?”

说出口我便后悔了,紧紧闭上了嘴,生怕自己再口不择言。

她淡然地看着我道:“没什么,恰巧顺路而已。”

她说这话的时候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我。我看出来了。

这眼神在我看来包含了很多我不能理解的情绪。是对我太过失望了吗?

“对不起。”我低下头去。

她走近我,用女性独有的魅力的嗓音对我说:“不必说对不起,是我没有识人的能力。”

“明天……”我鼓起勇气说,“明天你还会来这儿见我吗?”

“你要听我讲真心话么?”她问。

“嗯,”我点点头,“要的。”

她抬头看了看天空,随即将目光落在那棵树上。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那些树叶仍在那处。

“大概不会了吧。”她开口轻笑道。而我对她这种迷人的笑声完全没有抵抗力。她的笑声,轻快的,欢欣的,抑或是如今这种失望的,无奈的,都令我无法轻易忽视。

啊,我就知道。这是对我失望了吧?

因为我无视了我们之间重要的约定。

我只能一遍一遍地道歉,然而道歉有什么用?只会让她对我更加失望。

在她眼里,我已然是个言而无信没有行动力的男人了。

“写作对你来说就那么难吗?”她终于打破了这长久的沉默。

“我是想写来着!”我激动地喊道。随即便失了气力似的,哑声道:“可我不知道写什么啊。”

她将被风吹乱的刘海理了理,我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憧憬着她的一切。

我接着说了下去:“可即便是写了些文字,过不了几天又没了信心。老实说,那些文字在我看来就像垃圾一样,太差劲了!”“当初是谁说想进军传统文学界的?又是谁说将来一定要成为传统文学界一颗耀眼的明星的?”

她似在质问我。这些话使我无地自容。

接着她又说:“不迈出第一步的话就只是原地踏步!”

我无话可说,因为她说得对。我始终连第一步也未迈出,又何谈前进呢?

我对自己也愈发失望了。

“前辈,我……”

“不要叫我前辈,这已经不合适了。”

我是因为喜欢前辈的文字才决定成为像前辈那样的作家的。我还没有放弃,就差一点了。比起嘴上说说,有实际行动才是我的风格。我今天来,也正是想对她说一件很重要的事。

“明天还会来这儿等您,无论如何我都必须对得起您,也必须对得起自己!”我说,“其实,我的作品还差一点就完成了。但是我一直没用勇气告诉您。”

此刻,我似乎看到她的眼底逐渐亮起淡淡的光芒。我接着说:“明天之前我一定会写完的,到那时候,还请您指点一二。”她的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又顿住了。

“那么我回去了。”我向她道了再见,一路跑了回去。

终于,我还是迈了出去。或许是很小的一步,或许是失败的一步,但至少我行动了。我超越了那些还在计划中的人!

后来,她对我作品的评价不出意料地是还差些火候。不过这并不会使我灰心丧气,因为我知道了一件事:前辈她也曾和我一样,从零到一,再到现在。她是这么走过来的,那么我也一定可以。

前列腺炎的诊断方式都有什么
黑龙江最好的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最好的专治癫痫病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