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都信息网 > 游戏

最熟悉的陌生人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33:46

他给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我一直都珍藏在心里。很多年了,这个故事一直感动着我,久久不能释怀……  ——题记。    妻走了,因为一场疾病。他如同一棵被抽干了血的大树,瞬间枯萎了。  接下来的日子,酗烟悍酒,无所禁忌。在一个个近似行尸走肉的日子里。唯有酒精能麻痹神经,香烟的烟雾可以超脱灵魂。  同事劝他续弦,至少空荡荡的家不至于那么冷清。他不是没有想,只是一闭上眼就仿佛能看见妻的影子。依稀还重温着昔日的种种温情。他知道,更多的还是酒精发挥着作用。还有袅娜的青烟里才会幻化着妻子的身影。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列车驾驶员。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开着一趟列车往返于城市与乡村之间。把城市的供应产品运到乡下,再把农村的木材,蔬菜,土特产运回城市。他喜欢驾驶着火车欣赏铁路两旁的风景。  喜欢看晨曦暮霞中渐行渐远的村庄,不远处村上那袅袅升起的炊烟。妻子离去整整有一年时间了,他才从阴霾中走出来。也许,工作的确是一剂解除痛苦的良药,能真正赶走他内心的痛苦。  一切还是那么熟悉。当一幕幕风景再次掠入眼帘,有一种温暖在他心里升腾。  他笑了。阳光从列车的一侧投射进来。两旁的树木正沐浴着晨曦,微风捎来清脆的鸟鸣,草尖上的露珠折射着太阳的光辉。  列车缓缓而行,他拉响了汽笛。这是一段蜿蜒的乡村铁路,列车的时速被控制得很低。  他喜欢,开着列车在乡村的阳光里穿行,迎面扑来一阵阵温润清香的空气。铁路的前方有一处较大的转弯,他再次拉响了汽笛。  他看见铁路旁边的小屋,走出了一个年轻的女子,像是从梦中刚醒的样子。披散着瀑布般的黑发,衣服穿得简单,但很得体。她的右手牵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有着一双和她一样美丽的眼睛。列车徐徐的滑动着,散步般走过这对母女的身边。  不经意的扬起了嘴角,他对她们做了一个“嗨”的表情。  女人笑了,对他扬起了左手。手中居然举着一束鲜花,鲜花还颤巍巍的滴着露水。  “喂!”小女孩高兴的蹦了起来,对他露出了天真的笑脸。太阳斜斜的泻下来,阳光抚照着她们的侧面。那是两张美丽的面孔,此刻在朝阳下显得无比生动清晰。-一缕缕白雾如彩带在林间飘渺缠绕着,在阳光下散发着淡淡的水气。  “喂!”他高声的喊着,或者声音无法穿透列车的轰鸣,她们可能没有听见他的声音。但是她们已经看到他了,他看见她们齐齐的举起了双手,合拢放在嘴上。  “喂!”声音依然是那么清脆。她们笑了,笑的好开心。笑声震飞了树上的一只百灵。  列车在母女的欢呼声中,慢慢驶出了她们的视线。他眼里仍浮现着她们的身影,总是那么亲切动人。  铁路的一旁,架着一排电线。电线随着列车的行驶蜿延起伏着,一只只乳燕在电线上嬉戏跳跃着,象一个个生动的音符,他仿佛听见了动听的琴音。  这是妻离开一年以来心情最好的一次,也是最愉快的一个早晨。  列车往返至此,已是黄昏时分了。夕阳尽染层林。铁路一边的村庄沐浴在金色的余晖中,静谧而安祥。  当列车驶入了铁道的拐弯处。他拉响了气笛,尖锐的鸣叫声在树林和村庄上空飞得很高很远。  他在寻找那清晨出现在木屋旁的身影,尽管是短暂的一瞬间,他仍然是那么虔诚。说不清是怎样是一种情愫。他喜欢她的身影湮没在阳光里。喜欢看她双手合扰放在嘴边,对着列车高呼的神情。  她还会出现吗?他满腹猜疑。  女人和女孩还是神秘般的出现了,夕阳拉长了她们的影子,染红了她们的脸庞。小女孩背着一个小小的书包,象是刚从学堂回来。女人手上举着一束火红的鲜花,在夕阳下格外显眼。她的头发依然披散着,像瀑布倾泻下来。风时时撩起,他仿佛看见了她清秀的面容。阳光从她身后投射过来,他看不清她的眼睛。但他能想象她的表情,那是一张灿若春花的笑靥,比她手上的鲜花还艳。  他情不自禁的扬起了嘴角,“喂!”扯开了喉咙,高呼起来。  也许她能听见。她和小女孩同时把脸扬向了他这一边。跟早上同样的动作,双手合拢,放在嘴上。  一声声“喂”的声音穿透列车的轰鸣。掠过落日余晖,轻轻的振动着他的耳膜,依然那么亲切,清脆。  声音在村上萦绕着,被夕阳涂抹的村庄很美。炊烟袅袅升起,在余晖中氤氲着瑰丽,象少女曼妙的身姿。  一年来,没有哪一天有今天这么安稳过。睡梦中,他隐约可以感觉到那一张被夕阳染红的脸,仿佛能听见一声声清脆的喊声。  以后的日子,似乎有了一个不成文的约定。每日清晨,黄昏。他都能看见那个美丽的女人牵着一个小女孩,站在铁路边的木屋旁,等着他开着列车从她们面前缓缓驶过。  甚至在他心里产生了一种依恋,或者他感觉她渐渐取代了妻在他心里的位置。感觉岁月在变,光阴流走。镜中的容颜不再年轻,竟不知生命在为谁而憔悴。惟有那一张生动的脸永远跳跃在他视野里,给了他对生的渴望与期冀。  小女孩在女人的呵护下渐渐的长大,甚至有时是她牵着她的母亲。  或者他已不再年轻,或者女人也不再年轻。有时候,他也能感觉女人那一抹抹淡淡的忧伤浮现。他不愿,也不想再等。想在他有生之年能陪女人静静的站在夕阳里看风景。  他递了一张辞呈给单位。刚好在通往大山深处的一个道口缺一个守道口的人。领导不理解,同事更是云里雾里。只有他心里最明白,他要去找那一个在晨曦与晚霞中迎接他的女人。多年了早已形成了一种默契,那份爱只深藏在彼此心底。  在同事的欢送宴上他喝得酩酊大醉。同事们哪里能懂,从今天起他就要做一个幸福的人,关心蔬菜和粮食。因为有个女人在等他。整整十年,三千多个日日夜夜。那人女人从清晨站到了黄昏,从青春走到了中年。一个人一生有几个十年可等?  最后一次开着火车驶过这段魂牵梦引的风景。心头的感情更加浓烈了。时过境迁,风景依旧,村庄还是那村庄,炊烟仍是那炊烟。只是岁月折了容颜,青春不再了。  列车回返的时间未到,他选择了徒步走了回来,他只想用目光最亲密地去接触那些曾经美丽的风光。走在昔日来往无数次的铁轨上,用脚步丈量着这段没有表达出来的感情。  夕阳暖暖地吻着后背,他看见自己长长的影子在铁道上匍伏前行。火车可能就在他身后不远处,隐约能听见隆隆的轰鸣。  路两旁的灌木不似从前那般青翠欲滴,叶子的上面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有几只鸟儿飞过,叫不出名来,显得十分陌生。在他面前,一间熟悉的木屋出现了。尽管离铁路有一小段距离,仍如梦里那么清晰。他整理了一下衣衫,屏住了呼吸,轻轻的走了过去。一会儿就可以见到梦里的女人,该怎样去敲那扇木门?  木门上的油漆已经脱落,显得斑驳。竟没有了梦里的那种亲昵。  他轻轻的敲了几下,咚咚的声音嘶哑着响起。门吱哑着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中年妇女,雍肿着眼睛。脸上涂着厚厚的脂粉。甚至有粉末随着诧异的表情跌落,直刺他的眼睛。  “你找谁?”中年妇女有些胆怯的望着他,充满了敌意。  “是我呀!你不认识我了?”他尽量保持着平静,他怕自己激动起来更加惊吓到她。  “你是谁啊?我真的记不起了!”女人几乎下了逐客令。  她真的忘了吗?前几天还站在这里亲切的跟自己打着招呼。他痛苦的想。  “妈,外面是谁啊!”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响起。她的声音有些变化,显得大大咧咧。再找不到昔日的清纯。  “你是谁啊?”女孩虎视眈眈的望着他。  “对不起,我记错了,我有个老朋友住在这个村子里面。”说完,他不自觉的退了出来。此刻纵有千言万语,万语千言还有什么意义?  “没事,你找谁?我可以帮你找的。”女人才转了笑容,只是她哪里知道,他要找的人就是她。  “花,火车快来了!”女人回头喊着女孩。  “恩,知道了!”女孩答应着,“妈,你把花拿着,我换件衣服。”  他这才发现,在墙角,放着一束野山花,花瓣已慢慢的干枯了,女孩正往上面洒着水。   女人拿起鲜花出了木屋,来到了铁道旁,小女孩衣着光鲜的走了出来,站在了女人的旁边。  夕阳又悄悄的投射下来,温柔的吻着这对母女俩。这是一个多么熟悉的画面。十年了,已深深地刻在了心里。  火车拉响了汽笛,尖锐的声音在天空呼啸。望着火车缓缓驶来,女人和女孩齐齐的举起双手,双掌向内合拢,然后放到了嘴上。  “喂!”  声音在村上的绿树顶上弥漫开来,竟是那么的亲切,温暖。仿佛在心里响了千次万次。  只是女人的面容近似冷漠。这就是无数次令他牵挂的女人,此刻竟是如此陌生。  就连铁路两旁的树木也看起来,不再青翠欲滴,列车驶过,发出并不生动的声响。  他凝望着天边的那道残阳。也许这一切本来就是那么陌生,只是在梦中熟悉罢了。当然还包括那个牵着小女孩长大的女人……           共 328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索静脉曲张越来越严重,你知道怎样治疗吗
哈尔滨治疗男科的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治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