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都信息网 > 星座

进击吧哥哥 卷7章19 不要死,求你!

发布时间:2019-09-13 19:16:03

进击吧哥哥 卷7章19 不要死,求你!

月族的狂怒状态?的确很厉害,但在“小森德洛”的笼罩范围之中,威力直接被削弱至少三成!

完美血族黑桃洛?管你如何完美,身在自己的主场之中,实力就要凭空打个大折扣!

李小森在构建起主场擂台“小森德洛”之后,便放下那些夜行者大军,不再杀戮,转而和冲过来阻拦自己的小狼王和黑桃洛,狠狠碰撞在一起!

其实如果是最理想的状态,主场擂台在虚弱对手的情况下,还能强化主场主人,也就是李小森的实力。

但一方面,此刻李小森塑造的“小森德洛”还很粗糙,威力比不上挑战升级时的猩红擂台,还有进步的空间,另一方面,“永夜皇帝”的主场威能,同样强悍,极大干扰了李小森的主场优势。

即便如此,黑桃洛和小狼王,依然打得无比难受。

两人都没尝试过这种人在他人主场的滋味,曾经尝试过的人,都已经死在李小森手下,成为李小森挑战升级的道路上的垫脚石了。

“太难受了,我真的是日了狗!李小森,有种你就堂堂正正跟我打一场,弄出这么个恶心人的擂台,你要脸么?!”

小狼王举手投足,始终有种被压抑、被束缚的感觉,甚至在激烈的战斗中,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在这擂台之中,吸一口气都要用比外界更大的力气。

小狼王毕竟是月族而非血族,完全不适应血族的“同族挑战”的那一套。

但其实,即便是血族的“同族挑战”,也不会有多少主客场的因素掺杂在内,这主场优势,乃是“异族挑战”也就是曾经专属于夜行始祖的升级方法的独有特色!

“愤怒,再愤怒一些!只要能再愤怒一些,我可以击败这小子的!”

小狼王在“狂怒”状态下,已经将自己开发出的“无限月狼击”发挥到极致,每一击都有着石破天惊的威力,而且一招一式,源源不断,仿佛没有穷尽。

但让他感到越来越憋屈、甚至无力的是:自己的攻击,对李小森好像完全没有用!

李小森一拳轰在小狼王的脸上!

本来以小狼王的速度,可以避开这简单到有点瞧不起人之嫌的一拳,但在小森德洛的干扰之下,小狼王硬是没能躲开。

这一拳是“能力转盘”的推动之下,威力达到极致的“强攻式”,然而不再以强攻之矛的形态出击,而是返璞归真,就只是简简单单的一记直拳!

小狼王的鼻梁瞬间被打得歪了,剧痛反而让他更加愤怒,愤怒催动他的力量更上一层楼。

但李小森似乎就是要故意羞辱他,让他怒到极致,然后再狠狠把他的怒火,摁到泥土里!

“愤怒要有理由,你凭什么愤怒?”

“是你的妹妹受人威胁不得安宁?”

“还是你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弟弟被人扭断了脖子?”

李小森一拳接着一拳,以“无限强攻式”死死克制住对方的“无限月狼击”,每一拳都只打一个地方:脸。

当小狼王被李小森最后狠狠一拳,打得翻倒在地,以他的身体为中心,一大片地面塌陷下去整整十米的时候,小狼王骇然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月狼之躯,都扛不住李小森的连续重击,处于崩溃的边缘。

但接下来,李小森的举动,才真的让小狼王愤怒得心态都炸了——

只见李小森嘴角微微一扯,像是在嘲弄,然后他放下了已经抬起的拳头,转身走开,径直向黑桃洛走去。

“什、什么意思?李小森你什么意思?”小狼王疯狂地嘶吼起来,“杀了我,过来杀了我!你不屑杀我么?他妈的,你小子听到我的话了么?过来给我最后一击!”

月族并不是夜行始祖的造物,再加上小狼王的性格使然,导致他虽然也希望始祖复苏归来,但并不像黑桃洛、戴安娜那般无所不用其极。

此时小狼王愤怒地嚎叫着,但求一死,这和夜行始祖复苏什么的压根没关系,而是出于他内心的骄傲,无法接受居然因为对手的蔑视而苟且活下去!

李小森却不理他,盯着挡在自己和戴安娜之间的黑桃洛,缓缓说道:“完美血族的真正实力,让我见识一下吧。”

强调单一能力的极致强化的“能力罗盘”,被李小森收起,调和诸般能力的“万象体术”,再次运转起来,要和同样无缺点无死角的完美血族黑桃洛,一教高下!

黑桃洛说:“我和小狼王不一样,虽然我赢不了你,但你如果不把分心用来保护李幸倪的力量收回,你也绝对赢不了我,甚至可能被我抓住机会击败的。”

说着指了指护住李幸倪和卡茨尸身的能力罗盘。

其实何止是分心用来保护李幸倪的那部分力量,李小森此刻真正的一大部分力量,都用来支撑“小森德洛”的运转,和站在王座前的戴安娜的“永夜皇帝”在纠缠、角力!

这就是李小森现在的实力,以一敌三,一时间竟然占尽上风。

如果说,一个多月前能战胜柳长生,多少还有一些运气的成分,那么现在的李小森,如果能再和柳长生打一场,绝对可以稳稳地拿下战斗的胜利。

当今之世,圣境之下,除了神秘非常的戴安娜、全盛状态的龙五和李幸倪,这寥寥几人之外,再没有人有资格站在李小森的对面了。

即便是黑桃洛,也只能说面对李小森,勉强保持不败,就像当初李小森面对柳长生的那种压力极大的感觉。

小狼王终于不喊叫了,他被黑桃洛的那句“我和小狼王不一样”气得完全喊不出来了,哆哆嗦嗦地吐了一口黑血,终于翻着白眼,不情不愿地晕死过去。

李小森要杀戴安娜,而黑桃洛自然不会允许。

两人都不是废话多的人,沉默着,厮杀在一起,“万象体术”对上“完美血族”,和之前李小森与小狼王之间大开大合的对拼风格,又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番光景。

双方都是以快打快,两道身影闪电一般,彼此纠缠在一起,几乎分不出彼此。

对拼的节奏密集而多变,最恐怖的是,在如此小范围之中的对拼,按理来说不会有特别大的力量,实际上却爆发出了几乎不逊色于之前李小森对小狼王时的巨大的撞击声响。

让人难以理解:为什么如此短的发力距离,还能爆发出如此强悍的力量,以及如何在这么大的力量中,兼顾那么细腻微妙的技巧变化?

“虽然能力不同,细微处的技巧风格也不同,但我怎么就是觉得:这是两名顶尖血族在对垒呢?”能力罗盘的保护之中,李幸倪怔怔望着李小森和黑桃洛的战斗。

倒不是说李小森的专属能力和万象体术像血族,而是……身上的气息。

李幸倪呆呆看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了什么,用力敲打着能力罗盘的边界壁垒,叫道:“李小森?李小森!不要分心保护我了啊,我也可以战斗的,我……我可以……”

她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因为李幸倪虽然没有恢复记忆,还在有些浑浑噩噩的状态中,但她不是傻了,自然能判断得出:她现在的实力,根本连插手战斗的资格都没有。

好无力……

而且为什么,这种无力的感觉,这么得熟悉呢?仿佛刻印在灵魂骨血深处的伤疤,平时深藏不露,此刻却仿佛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李幸倪握紧拳头,捶着自己的胸口,不知不觉,她竟是泪流满面:“为什么?为什么这种无力感似曾相识?以及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痛?!”

眼泪模糊了视线,加上能力罗盘的边界壁垒的干扰,李幸倪看着战斗中的李小森的身影,恍惚之间,像是看到了另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的身影。

周围到处都是鲜血和尸骸,有夜行者的,也有兵阁之人的,那高瘦青年就在自己眼前不远处的样子,狼狈地站在尸山血海之中,虚弱地喊:“醒醒,姐你醒醒啊!是、是我啊,姐!”

下一刻,那高瘦青年的脑袋高高飞起,好象是被自己一记手刀虚劈,斩落了头颅。

“啊啊啊啊!”李幸倪痛苦地抱住了头,“这是谁的记忆?这不是我的记忆!不是我的记忆吧?啊啊啊!”

眼前混乱的视野,忽然间重新清晰起来,李幸倪再次看到了李小森的身影,还有他对面的黑桃洛的身影。

两人终于停下来了,黑桃洛的脸色很古怪,他的手指停在李小森的眼珠前,似乎只差一点就要插入李小森的眼球。

但在那之前,李小森已然一记手刀,深深扎入黑桃洛的胸腹之间,自下而上,牢牢攥握住黑桃洛的心脏!

“为……什么……”黑桃洛扑通一声倒了下去,他真的很想问,李小森你最后那一刻的速度和力量爆发,是怎么做到的?没道理的啊,你应该和我一样,也到极限状态了,怎么在极限之上再陡然间多出这么一大截的力量?

李小森自然不会和对方解释:这是妹妹通过血脉联系,输送过来的那一份包含了妹妹和日行者联盟中众多顶尖高手的力量的关键助力。

同时面对黑桃洛、小狼王、还有戴安娜,即便是李小森也感到无比吃力,若非妹妹输送过来的这份力量,自己或许真的就被黑桃洛死死挡住,永远都碰不到戴安娜的衣角吧?

低沉喘息着,李小森举步,跨过黑桃洛的身体。

黑桃洛似乎还想伸手抓李小森的裤脚,但手举到一半,便无以为继了。

李小森终于站到了戴安娜的面前,距离不到一米,面对着面,眼对着眼。

戴安娜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了,只有肃穆、凝重、以及一丝……不理解。

“为什么这么拼命?有必要?”戴安娜问。

“你不懂的,你这种家伙,能懂什么

?”李小森轻声道,“我要让你知道,有些事情,做不得,如果真的做了,就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

脑海中又浮现出卡茨被扭断了脖子的那一幕,那一瞬间,卡茨甚至连自我意识都没有,木然着被杀死,简直比挣扎着被杀,更加让人无法接受!

虽然只是不久前发生的事情,却仿佛很遥远。

李小森都不敢想象身后城市防线上的谦谦,看到卡茨被杀的那个画面时,是什么样的反应。

“所以我终究,还是很喜欢谦谦的吧……”李小森心里想着。

想到谦谦失去弟弟的那种痛,李小森自己也觉得心口堵得发慌。

摇头把这些干扰战斗的情绪抛开脑海,李小森的眼神再次变得绝对专注,抬手朝后方招了招。

李幸倪一呆,然后就看到护在自己周身的能力轮盘,随着李小森的招手,飞回到李小森的身上。

面对戴安娜,李小森不能再分心保护李幸倪了,当然,也不再需要保护,因为黑桃洛和小狼王双双失去战斗能力,周围的夜行者大军所剩不多,都去攻打k市了,剩下的极少数,李幸倪如今的实力也都可以处理。

至于戴安娜对李幸倪出手的可能性,李小森自然考虑到了——

“如果你想的话,尽管对李幸倪院长出手好了。”李小森看着戴安娜,冰冷地说,“但我可以保证,你对她出手的瞬间所暴露给我的破绽,足够我在你杀死她之前,杀你十次。”

天空中响起沉闷的轰鸣,连绵不绝,越来越响。

那是李小森的“小森德洛”正和对面那天使般魅力的血族少女的“永夜皇帝”,彼此碰撞、摩擦、碾压的声响。

少数还留在附近的夜行者,本来想着伺机偷袭李小森,此刻却是满脸惊惶骇然。

这些夜行者突然发出痛苦的惨叫声,然后转眼间,就在两大高手的主场对碰之中,被挤压成肉饼,进而辗压成渣。

至此,这片战场上只剩下戴安娜、李小森、李幸倪三个还清醒的人。

夜行者大军已经向k市发动了全面进攻。

前不久还被无数夜行者环绕的这片万众瞩目的战场,反而像是偏远的角落,因为有双重主场的屏蔽效果,其实就在不远处的k市攻防战的惨烈厮杀声,都完全没传递过来。

一片静悄悄,只剩下天空中的两大主场的对碰之声。

李小森和戴安娜面对着面,双方谁也没有先出手,双方都知道这是生存死亡的艰难一战,尤其是李小森,内心杀意越是强烈,行动上反而越是专注、谨慎。

最后,打破现场沉寂的,反倒是李幸倪。

李幸倪眼中的泪花还没干,望着李小森的眼神,怔怔的,像是在李小森身上看到了谁的影子,勾起了许多尘封的记忆。

她自己都没察觉:自己的容貌,不再是少女的样子了,而是在悄然之中,一点点变化着,变得成熟,变得更加美丽,变得……越来越像众人印象中的那个李幸倪。

别说李幸倪了,戴安娜和李小森两人的感知力这么强,但现在彼此全身心面对面,丝毫不敢分心,都没有察觉到李幸倪的变化。

倒是李幸倪打破沉寂的那句话,清晰地传了过来。

这句话是对李小森说的,同时又像是对某个李幸倪记忆中的人说的,很简洁,就五个字,却饱含着旁人无法理解的某种情感:“不要死……求你。”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版阅读址:m.

剖宫产术后腹胀便秘的原因
小孩反复咳嗽怎么办
女性尿频尿痛是什么原因
孩子不爱吃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